嬌媚的小姨在新婚夜被我上了 [3/4] – 爱欲小说修正版
第三章:小阿姨的芳唇

哇!小阿姨今天穿的是丁字褲,一條在陰阜賁起處是薄紗透明的白色丁字褲,隱約間看到賁起的薄紗下是一片教人血脈賁張的濃黑,丁字褲上端及胯下如繩般細窄的薄紗兩側露出捲曲烏黑油亮的陰毛,沒想到像小阿姨如此美如天仙,端裝如聖女般的美女居然會有那麼多的陰毛,聽人說女人陰毛越多,性慾越強,難怪試裝那天,我幫她拍的照片中,看到她三角褲的胯間滲出了絲絲淫水,害我打了一夜的手槍。

鳳文說小阿姨的第一次戀情以失意收場,不知道那次戀情她的處女地有沒有被那個王八蛋開墾過?天哪!我居然罵一個沒見過面的男人王八蛋,我真的那麼嫉妒嗎?鳳文要是知道了,只怕會剝我的皮!

小阿姨沈睡如故,絕美的臉龐,白皙的肌膚上是一片晶瑩的光滑,輕啟的柔唇吐出陣陣芬芳,我的心快要由口腔中跳出來了。

我舔著嘴唇,輕輕靠近小阿姨柔美的芳唇,她輕巧的舌尖又伸出唇縫輕舔了一下,這時我再也忍不住,將我的嘴唇蓋上了小阿姨如櫻桃般嬌艷的柔唇。我閉上了眼,一陣芳香甜美的濕潤,如玉液瓊漿般甜美的蜜汁流入了我的口中,啊!芷雲……我這張吻過不下兩百個美女的嘴唇竟然能吻上如仙子般的妳,享受從未有過的甘甜,她的舌尖是濕軟柔滑的,我忘情的吸啜著芷雲小阿姨柔嫩的舌尖,貪婪的吞食著一股股玉液香津,下面的手情不自禁的伸入了她的跨下,觸摸到她柔滑細膩的大腿根部,那種膚如凝脂的觸感,使我如置身雲端。我熟練的輕輕伸手指一撥,那濃鬱的已經濕淋淋的芳草,使我血脈賁張,當我手指輕觸到那兩片已經被淫水浸得濕滑無比嫩滑的花瓣時,突然感覺到舌頭被用力的咬了一口,我驚得張開眼,看到小阿姨那雙晶瑩冷艷的鳳眼已經張開來,正瞪視著我,我像觸電一樣,立即將我的嘴離開了她那令人百嚐不厭的芳唇,底下正要探入花瓣深處的手指也立即抽了出來。

小阿姨芷雲這時看不出喜怒哀樂,只是冷如冰霜的看著我,我總算體認到鳳文說小阿姨是冰霜美人的「冰霜」滋味了。

我不敢再看小阿姨,面紅耳赤又羞愧的將小阿姨掀到大腿根部的裙擺拉回她的膝蓋,手掌不經意的又輕觸了一下她那圓潤的膝頭,我感覺得到小阿姨身子輕輕震動了一下,我趕緊轉頭注視前方,這個時候,我只希望前面堵塞的車流趕緊暢通,好讓我有點事做,可恨前方的車還是一動不動。

夕陽已經落下山頭,天邊的霞光只剩一片暉橙,車內柴可夫斯基的曲子在小小的空間裡迴盪著,我兩眼正視前方,兩手把著方向盤,上身僵直,一動都不敢動。我感覺得出右座小阿姨的眼光一直盯著我,我像一個要被送上法場的待宰之囚,直盼著有人來喊「刀下留人」。

「你都是這樣對女人的?」小阿姨終於開口了,聲音輕脆冷俏。

「哦…我…小阿姨!對不起……」我依然目不轉睛的正視前方,不敢看小阿姨一眼。

「回答我的話!」

「哦…小阿姨!是妳太美了…我…我情不自禁!」

車內一片沈寂,落針可聞,我不敢轉頭看小阿姨。

「妳這樣對得起鳳文嗎?」

天哪!我吸啜著她口內的玉液瓊漿的時候,鳳文早就被我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我該死!我對不起鳳文,我混蛋…我對不起鳳文也對不起小阿姨妳,我真不是個東西……」

我說著,不停用頭去撞方向盤,一付恨不得一頭撞死的德性,謝天謝地!那種高級車種的方向盤都包有一圈柔軟的真皮,否則我的腦袋真要皮破血出了。

「好了好了,別撞了…事情已經做了,你撞破頭也於事無補……」

嘿!我這招苦肉計還真管用,我才慶幸苦肉計成功,接著就聽到小阿姨冷俏的聲音。

「雖然我知道你撞方向盤只是做做樣子……」

哇咧!我這是豬八戒照鏡子,裡面不是人了。

好在這時車流開始緩緩移動了,我立即打起精神,踩著油門開往台中。

一路上小阿姨除了告訴我怎麼走之外,不再多說一句不相干的話,等我們到了她以前的住處時(果然是修道院),已經晚上十點半了,她進去不到幾分鐘,提了一個大箱子出來,只說了一句HEYZO 1624 性感マッサージで快感碧しのの场合 碧しの。


「走吧!不管多晚,都要趕回去……」

這句話使我本來想說留在台中住一晚再回台北的話吞回了肚裡。

回到台北陽明山,已經半夜一點半多了,我開入了大別墅的花園車道停好了車。

「謝謝!辛苦你了……」小阿姨丟下這句話,走入了大門。

我看著小阿姨美好動人的背影消失在門內。

辛苦了半天,就只有這句話?不對不對!一點都不辛苦,能吻上如仙子般的小阿姨芳唇,嚐她口裡的玉液香津,要我開車繞台灣十圈也幹。

*********************************************

又是一個禮拜過去了,小阿姨結婚的日子就要到了,這禮拜我又跟鳳文打了五炮,每一次將我粗壯的陽具搗入鳳文的嫩穴時,我心裡想的都是小阿姨,我滿腦子都是小阿姨,一絲不掛的鳳文在我身下lol福利漫画巨魔卡特的嬌啼婉轉,全變成了小阿姨的臉孔,鳳文纏繞在我腰際的美腿,也變成小阿姨那雙潔白無瑕修長渾圓的美腿,我快要為小阿姨癡狂了。

大日子終於來到,一早我穿了鳳文母親為我準備的名牌西裝來到鳳文家,她們家族的重要人物全到齊了,男的西裝革履,女的好像在服裝比賽,一個個花枝招展,一個穿得比一個時髦。鳳文一身白紗的扮娘服,嬌柔動人,但我這時已經滿腦子小阿姨,對貌美如花的鳳文似乎起不了多少漣漪。

直到經過名梳化妝師打理下,薄施淡妝的小阿姨走下樓梯時,哇!這簡直是仙子臨凡,光潔圓潤的額頭上有幾絲自然的留海髮絲,斜飛的眉毛趁出她那雙令人做夢如深潭般的鳳眼更加的迷人,如維納斯挺直的鼻樑,那曾經被我吻過的柔唇塗了粉色又帶了點淡淡的銀。下身是外罩白紗中間開叉絲質長裙,那雙無瑕的修長美腿由開叉處若隱若現,足下是一雙粉銀色高根鞋,哇哇哇∼芷雲哪!我的夢中情人…妳知不知道妳害我的大陽具快要把妳家族送給我的名牌西裝褲撐破了。

小阿姨在鳳文的扶持下進入停在花園中的超長大禮車中,自始至終,小阿姨都是冷著臉孔,只有在上車那一剎那,看了我一眼。那一眼可以讓我今晚打十次手槍,因為那是複雜的一眼,其中包含著欣賞我這一身西裝稱出的身材,又帶著一點點的情絲牽絆(這是我自己想的,不知道有沒有往自己臉上貼金。)

婚禮在凱悅飯店舉行,富豪的婚禮的豪華場面充滿了銅臭而俗氣,沒什麼好描述的。

總之令我要吐血的是,那個新郎倌君居然醜得像鐘樓怪人,如果他不穿矮子樂的話,個子可能不到160公分。一雙豬泡眼,朝天鼻裡還有兩撮鼻毛,厚唇血盆口,豬八戒在他面前都是美男子。可是他一身金裝銀飾口袋裡鈔票多多,賓客們阿腴奉承巴結不斷。我看到新娘倌大口乾酒眉花眼笑,兩個大鼻孔中的毛跟著鼻孔的搧動伸進伸出的,我快吐了,再看小阿姨,自始自終微笑的臉孔,好像她真的嫁了一個天上少有地下無雙的如意郎君,氣得我跟著新郎倌大口大口的灌酒,也氣得鳳文把我揪到新娘休息室裡警告,新娘休息室是飯店招待的一個豪華大套間。

「XX!我最後警告你,你再給我灌一杯酒,我就把你踹出婚禮會場!」

「唉!妳小阿姨長得像仙女一樣,卻嫁給這麼一個像豬的蠢蛋,求求妳現在就把我踹出會場算了……」

「你混蛋!小阿姨嫁給什麼人關你屁事……」鳳文舉起手就想給我一耳光,這時門開了,小阿姨在梳妝師的陪同下出現在門口。

「鳳文!……」

「哦!小阿姨……」

「要送客了,我進來換衣服……」

「小阿姨!我幫妳換!」

「不!她會幫我換…妳媽媽找妳有事,妳快去吧…」像仙子般的小阿姨指著伴在她身邊的梳妝師。

鳳文狠狠瞪我一眼,轉身走了出去,我憐惜的看小阿姨一眼,也跟著要出去,沒想到小阿姨叫住我。

「XX!你等一下……」

「哦是……」

「妳先出去,我沒叫妳別進來…」小阿姨對梳妝師交待著。

看著梳妝師走出去禮貌的關上門,我不知道小阿姨留我下來想幹什麼,我心跳莫名其妙的加快,楞楞的看著小阿姨不知所措。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mment

Name

Email

Website

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