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鼎記趣之阿珂篇 [3/4] – 爱欲小说修正版
張康年依照韋小寶的說話,待得半個時辰,方把二女放回下山,二人氣沖沖
離開少林寺,一邊走著,一邊大罵倒霉。下了少室山,附近有一大鎮名叫興雲鎮
,前往少林寺,必須經過此鎮。二女容姿美麗,尤其那個綠衣少女,真如一顆仙
露明珠,明艷照人,一走進鎮裡大街,便惹來無數目光。

二人邊談邊走,藍衫女子突然叫道:「師妹妳看是誰?」

綠衫少女循住她目光望去,即見一個年約二十三四歲,長得面目俊美,威風
凜凜的美男子迎頭而來。在那男子身後,跟隨著數名大漢。那綠衫少女一見那男
子,登時大喜,滿眼光采,高興得叫了起來:「鄭公子!」接著快步奔上前去。

那男子望見那少女奔來,也是一喜,兩步迎了上去,只見那少女直撲入他懷
中,那男子兩臂一張,便將那嬌軀擁抱住,說道:「阿珂妹子,妳到哪裡去了,
害我找了妳半天,真擔心死我!」

阿珂從他懷中抬起頭來,滿眼盡是春情,怔怔望住男人的俊臉,含情脈脈道
:「我和師姊去了少林寺。」隨即想起那個小淫僧,不禁「哇」的一聲,伏在他
胸膛哭起來。

鄭公子吃了一驚,輕撫她的秀髮,追問道:「珂妹妳怎麼了,別哭,別哭,
是誰欺負妳了,說與我知。」

阿珂只是在哭,那藍衫女子道:「我師妹給一個小和尚欺負,她險些就再見
不到你了。」

鄭公子聽後,輕輕把阿珂推離胸膛,見她頸項有道小小的傷痕,當下問道:
「是那個和尚傷妳?」

阿珂搖了搖頭,又撲入他懷中哭啼,鄭公子牢牢將她抱住,便向藍衫女子問
道:「阿琪妹妹,這究竟是什麼一回事?」

阿琪道:「確不是那個和尚傷了師妹,是師妹受辱,自己抹脖子,詳細情形
,待師妹自己和你說好了。」她見鄭公子身旁站住幾條大漢,也不便把事情說明

鄭公子聽得「受辱」兩個字,也知目下環境不適宜說下去,安慰道:「珂妹
,咱們回客店再說。」

阿琪道:「你們先回客店,我還有點事要辦。」

阿珂回頭問道:「師姊妳到哪裡去?」

阿琪笑了一笑:「我自然有地方要去,況且我也不想礙著你們二人,說得對
嗎?」

阿珂臉上一紅,低下頭去,也不再追問下去。待得阿琪遠去,鄭公子輕擁往
阿珂,逕往客店走去,而他身旁的大漢,立即在後跟隨。

原來這個鄭公子並非誰人,正是台灣延平郡王的次子,名叫鄭克塽,今次他
帶同侍從遠道來到中原,主要是與武林豪傑共商誅殺吳三桂。不意在半個月前,
在一飯店認識了二女,鄭克塽一見阿珂,立時被她的花容月貌迷住,而阿珂見著
這個高大俊朗的男人,也深深被他吸引,二人哥情妹意,不用兩下子,便打得火
一般熱。

一行人回到客店,鄭克塽低聲向阿珂道:「珂妹,咱們回房間再說」

阿珂點了點頭,一起朝房間走去。

韋小寶躲在木櫃內,隱約聽得腳步聲,接著一個少女格格一笑,韋小寶立時
渾身一顫,便即認出是那小美人的聲音,心房不禁卜卜亂跳。

二人才一進房,鄭克塽便急不及待把她用力抱入懷中。而阿珂全沒半點推拒
,且伸出雙手,圍在鄭克塽嫂子,欲求不满腰肢。

韋小寶在隙縫看去,直氣得呼呼大作,暗罵:「死婊子,還沒坐定,便抱成
一團,奸夫淫婦王八蛋……我若不操死妳這個臭婊子,我就不姓韋!」

鄭克塽低下頭來,說道:「阿珂妹,妳可想死我了。」

阿珂抬起頭來,見鄭克塽雙眼盈滿著慾火,便知他想要什麼,臉上一紅,柔
聲道:「鄭公子,你待我真好。」

鄭克塽道:「我不是說過,在咱們單獨一起時,妳要叫我哥哥麼。」

阿珂笑了一笑:「哥哥!」

韋小寶大怒,暗罵道:「原來小淫娃叫阿珂,這個王八蛋果真是她的姘頭。
什麼鄭夫人?我呸!妳這個騷貨,一見小白臉就亂叫老公,哥來妹去,好不肉麻
。」

鄭克塽大喜,低頭要去親她,阿坷閉上眼睛,踮高腳跟,把櫻唇送上,立時
兩條舌頭捲纏在一處,二人互相緊抱,吻得天旋地轉,既熱情又狂野。直看得韋
小寶咬牙切齒,擦掌磨拳。

只見鄭克塽一手定住阿珂的腦袋,吻得她嬌啼輕喘,而一隻巨掌,隔住衣衫
,把她一隻又飽又挺的美乳拿在手中。才把玩一會,阿珂已抵受不過,舒服得吐
出他的舌頭,一對美目,萬種柔情的盯住他的俊臉,口裡咻咻喘著大氣。

鄭克塽望著阿珂天仙似的嬌顏,見她滿臉紅暈,一對星眸,像要滴出水來似
的,線條優美的小嘴,微微翕動,吐著滿足的氣息,真個說不出的美麗動人,禁
不住贊道:「珂妹妳好美,光是望住妳這副仙姿玉貌,就教人興奮死了。」

韋小寶見他握住阿珂的乳房,立時瞧得雙眼發直,胸口如中了一拳。真想推
開櫃門衝將出去,狠狠揍他一記,但自知不是二人的對手,不得不強忍下去。但
阿珂這股癡迷神態,確也誘人到極處,胯間的肉棒隨即勃然大怒,越發堅硬,教
他好不難受,連忙用手緊緊按住。

阿珂聽見鄭克塽的說話,心裡甜絲絲的,含情脈脈的盯著他,柔聲道:「阿
珂也是一樣,只要一望住哥哥,不知為何,就好想讓你抱……」說完自覺大羞,
別開臉不敢看他,隨覺一根硬繃繃的陽具,正抵住她小腹磨蹭,不禁陰戶一熱,
一股淫水竟湧將出來,打得褻褲濕漉漉一片。

鄭克塽拿往她的乳房,恣情搓玩揉弄,忽見她身子顫了幾顫,連身軀都軟了
,笑問道:「珂妹好敏感喔,這麼快就洩出精來。」

阿珂羞得把頭藏在他懷中,佯嗔道:「哥哥好壞,都是你害人家……」

鄭克塽呵呵一笑,說道:「我又怎樣害妳啊?剛才只是玩一玩珂妹的奶子,
還沒拿肉屌兒插進妳小屄。」阿珂聽見鄭克塽這肆無忌憚的淫辭,不但沒半點憎
惡,反讓她的情慾更趨旺盛。其實連阿珂也不大明白,因何她只要望住這個英俊
的男人,屄兒就會熱呼呼的跳個不停,淫水直淌,巴不得脫光衣服,大張雙腿,
迎接那根教她欲仙欲死的寶貝。最令她心驚的,不知為何,自從認識這個男人後
,每晚總會想著他手淫,若不這樣,便難以入睡。但這些羞人的事,她又如何能
對他說。

阿珂羞得不敢出聲,鄭克塽早就摸清她的性子,知她外表溫柔,骨子裡卻熱
情如火,現見她訕不搭的,知她臉嫩,也不過份相逼,便道:「咱們到榻上去,
好麼?」

只見阿珂輕輕點頭,鄭克塽輕擁住她,來到床榻,並肩坐在榻沿。二人坐定
,鄭克塽從後環往她香肩,將她擁近身來,阿珂嬌軀一就,整個人軟在他身上。

韋小寶見阿珂對那烏龜王八蛋如此熱情,瞧得酸苦難當,不免暗自大罵一番
,什麼淫娃、臭婊子、騷貨,也不知罵了多少遍。只是一看見阿珂這副絕世容顏
,迷人的身段,又產生一股莫名的興奮,肉棒更是越來越硬,隱隱生痛。

隨聽得鄭克塽問道:「今日妳為何會到少林寺去?」

阿珂道:「我和師姊見來到少室山,早就想去少林寺看看,本想叫你一同前
去,但你一早就不知去向,咱們只好自己去了,沒想到……」

鄭克塽道:「我剛有點事要辦,早知這樣,我就和妳們一起去。到底發生了
什麼事,那和尚如何辱妳?」

阿珂便把如何和少林僧吵鬧,如何踫見韋小寶,如何給他抓住乳房,一一向
他說了,又道:「當時我一氣之下,腦子空白,便提刀子往自己頸上……」

鄭克塽怒道:「那小和尚當真可愛,竟敢佔妳便宜,若給我碰見他,非將他
砍成肉醬不可!明天我就到少林寺去,把他揪出來給妳報仇。但話說回來,妳也
無須如此想不開,妳可有想到我,若果妳真的死了,叫我怎生是好,我做人也沒
什麼樂趣了!」

阿珂道:「不!你千萬不可上少林寺,那小淫僧雖然武功一般,但其他和尚
可不能惹的,在我心中,十個小淫僧也及不上一個哥哥你,倘若你有什麼三長兩
短,當真心痛死我了!再說,我當時想到給他這樣羞辱,滿腦子只感到對不起你
,想起無面目見你,所以一氣之下……但過後我真的很後悔,心中實在捨不得你
,以後阿珂再不會這樣了!哥哥,你在我心中比誰都重要,我應該珍惜自己才是
,你就不要上少林寺好不好?」

鄭克塽把她用力擁緊,在她臉上親了一下,道:「好珂妹,妳對我怎樣,難
道我不知道,我不去便是。我的珂妹,讓我再親親妳。」

韋小寶心道:「你這個王八蛋不找老子,老子卻要找你,把你個卵蛋一刀割
了下來,看你還能不能插我老婆,到時你沒了卵蛋,瞧妳這個小淫娃還要不要你
。怎生想個法子,好好治一治你這頭大烏龜?」

阿珂愛極這個男人,那有不肯之理,朝他抬起螓首,小嘴微微張開,鄭克塽
馬上低下頭來,把舌頭伸了出來。阿珂急切地把他含住,在口中吸吮玩弄幾下,
才把舌頭捲入口中。

鄭克塽一面親她,一面輕輕把她襟上的鈕扣鬆開,阿珂並不阻止,任他施為
,終於鈕扣盡開,露出水藍色的小肚兜,戒撸吧 百度云鄭克塽也不急於把她衣衫除去,從肚兜
旁邊探手進去,五指一緊,整隻美乳便落在他手中。

阿珂在他口中呻吟一聲,微挺胸脯,示意要他好好把玩。韋小寶瞪大眼睛,
罵道:「好不要臉的騷貨,竟把奶子自動送上,最好給王八蛋捏爆妳這個淫娃!
」想起自己今日玩弄阿珂的奶子,那股美感,真個沒得說,伸手握住自己的肉棒
,又再套動起來。

鄭克塽搓玩了幾下,便覺小小的乳頭硬挺起來,抵住掌心滾動,輕聲道:「
珂妹今日好熱情啊,究竟是什麼原因?」

其實阿珂一路下山,雖然沿路和阿琪不往說話,但她的腦子裡,就不停想著
那個春夢,每一想起夢中的情境,遍體便酥麻難耐,直到遇見鄭克塽,那種悸動
更是一發不可收拾,渾身慾火狂燒起來,但羞於不敢向他直說,這時見他發問,
也不知如何答他,只得喘著大氣,輕道:「明天我便要離開你去找師父去,也不
知何日再能和你見面,一想到這樣,人家就……」


阿珂羞得滿面通紅,嗔道:「人家才不是呢,不過……不過如何哥哥真的想
要阿珂,我……我……」

鄭克塽道:「妳就讓我要,是嗎?不論是十次,二十次,是不是?」

阿珂白了他一眼,說道:「你壞死了,誰說會給你十次,就算我肯給你,怕
你也沒這個本事……」

鄭克塽哈哈笑道:「阿珂妳這樣漂亮迷人,就是一口氣和你做十次,我也嫌
不夠呢!是了,為何這樣急要離開?」

阿珂道:「快到初二了,我應承了師父,約定下月初二去會她,到時她不見
我來,必定要挨一頓罵,時間已經剩下不多了,所以我明天必須起程。」

鄭克塽道:「但我真的捨不得妳離去。」

阿珂道:「人家何嘗不是,但也沒法子!」

鄭克塽無奈嘆道:「既是這樣,我也無話可說,但妳放心,就算妳跑到天涯
海角,我也會找到妳,把妳娶回台灣去!」

阿珂臉現喜色,說道:「真的!你得記住這說話喔。」

鄭克塽道:「千真萬確,若有半句虛言,教我不得好死……」還沒說完,已
被阿珂按住嘴巴。

阿珂道:「我相信你便是。」忽地低下頭來,想了一會心事,抬頭又道:「
哥哥,人家很擔心一件事,這幾天來,我和哥哥每晚都……都做那個,我怕……
我怕會懷了你的孩子,到時真的大起肚子來,師父必定打死我,這怎生是好!不
過哥哥不要誤會,不是阿珂不肯替哥哥生寶寶,只是現在不是時候,希望你能體
諒我。」

韋小寶暗罵道:「這兩個奸夫淫婦原來日做夜做,無怪剛才這樣無恥,連老
子迷姦妳還叫著姘頭的名字!是了,那姓鄭的說什麼台灣,莫非他是……是鄭成
功的後人?阿珂的師父又不知是誰了,不過瞧她武功平平,相信她師父的功夫也
好不到那裡。」

以鄭克塽的地位,身邊的美女,可說是多不勝數,但自從遇見阿珂後,身邊
所有的美女,已給阿珂的美貌全然蓋住,顯得暗而無光。在他心中,也確實心愛
著阿珂,說要娶她為妻,實是絕無虛假。

鄭克塽道:「珂妹妳說得對,這時期咱們實不宜有小寶寶,我在台灣也算是
大家大族,不想妳給人看不起,到我娶了妳回臺灣後,須得為我生他十個八個娃
兒,可以麼?」

阿珂臉上一紅,又白了他一眼,道:「你當我是豬麼?」

鄭克塽笑道:「珂妹,關於懷孕一事,妳可以放心,我家中有一家傳秘方,
女子服後,只要做愛前後不超過十日,這藥都有效,可以令女子不懷孕,不過月
潮會有點亂。明兒一早我去配藥,叫店伴煎了吃,今日就算和妳一口氣弄十次,
也不會出問題。」

韋小寶聽見,心想:「早知那王八蛋有這個藥方,我今日就不用拔出來,大
可在騷貨的小屄大射大放,灌他媽的一個滿堂白。」

阿珂聽後大喜,鄭克塽又道:「妳決定明天要走,我勉強留妳,也只會讓妳
難做,但今晚我非要好好和妳親熱一番不可,就算我精盡人亡,也在所不惜。」

阿珂道:「我不要這樣,若是你精盡人亡,阿珂會心痛。其實我也不捨得離
開你,今晚你想……怎樣……怎樣對人家,阿珂全都依你……」

鄭克塽大喜,說道:「好阿珂,我下面這根寶貝脹得厲害,妳就乖乖為我含
一回,好麼?」

阿珂聽見,立時臉上飛紅,輕聲道:「你總是愛這個!」

鄭克塽笑道:「難道妳就不喜歡,記得上次嗎,只和我含一會,自己竟高潮
起來,洩得滿地都是水兒。」

阿坷一想起當時情境,更羞得無地自容,連她自己也不明白,因何含弄男人
的陽具,自己也會如此興奮。但話說回來,打從第一次和鄭克塽歡好,她已深深
愛著這條大肉棒。粗大不消說,最要命是在他射精那一刻,那些又熱又濃的精液
,一下接一下的射進子宮去,燙得她渾身發麻發酸,那種感覺,真個美得難以用
筆墨形容。

韋小寶出身於妓院,對男女之事從來就不注心,看見眼前的情境,雖對阿珂
不滿,大罵她是淫婦,但阿珂並非他的老婆,罵歸罵,罵完就不大放在心上,但
一聽見阿珂為鄭克塽含屌,腦袋不由轟的大響,又是淫娃蕩婦的亂罵一遍,饒是
如此,終究慾火強過怒火,真想看看這個天仙似的小美人,會怎樣為男人含弄。

只見鄭克塽站起身來,三扒兩撥,便將長褲內褲脫了下來,上身仍穿著上衣
,坐回阿珂身旁。

阿珂挨身過去,望了他一眼,見鄭克塽那急切的眼神,便溫柔地向他微微一
笑,纖細的玉手,輕輕把他上衣的衣擺掀起,一根四五寸長的肉棒,已硬挺挺的
豎天而立,卻見肉棒只是一般,也不算粗壯,龜頭圓圓的也不算巨大,但在阿珂
眼裡,已是萬金難求的珍品寶貝。

韋小寶看見暗地一笑,心想:「看他高頭大馬,下面原來只是一般,和我這
根楊州大貨一比,可差了一大截,難得阿珂還當他是寶,總有一天讓妳看看老子
的大傢伙,到時妳嚐過之後,保證妳整天握住不放手。」

阿珂見著肉棒,俏臉不禁羞紅起來,但為了愛郎快活,還是鼓足勇氣,玉指
一緊,握在手中,已覺肉棒在手裡微微跳動,她的心房也是一跳,膣內又作怪起
來,不住作騷作癢。見她輕輕的套動幾下,又抬頭往鄭克塽望去,見他滿臉舒暢
的模樣,自己也是歡喜,便彎下身子,把頭揍近肉棒,伸出小舌在龜頭舔了一下
,肉棒立時跳了一跳。

鄭克塽噓了一口氣,隨覺龜頭已給一股溫暖包裹住,直美得渾身一顫。

阿珂並非首次為他含弄,在鄭克塽多次教導下,已懂得不少讓男人舒服的口
技。見她一張小嘴含箍住龜頭,玉手同時捋上捋下,不一會,螓首晃動,含住肉
棒在口中套弄。

鄭克塽望住這個大美人含陽,那有不興動之理,嗄著聲音叫道:「爽!真是
爽。珂妹的嘴兒越來越厲害了!還有那個子孫袋,也幫我摸一摸。」說著把手摸
進阿珂的肚兜,手掌捧托著她一邊乳房,恣意的把玩起來。

阿珂微微撐高身子,好讓他的手有更多活動空間,但由乳房傳來的快感,是
可等舒服暢美,纖腰微擺一下,手口更為賣力。

韋小寶的角度比鄭克塽好得多,把一切清清楚楚盡收眼底,只見阿珂口含棒
頭,雙手齊出,又搓又套的討好男人,不由看得火動,胯間巨棒抵住褲子,難過
之極,索性鬆開褲頭,伸手進去大肆自樂一番。

忽地聽得鄭克塽悶哼一聲,叫道:「珂妹我不行了,再吸吮下去,非射不可
,現暫且停住,我和妳脫光身子再玩。」

阿珂替他含弄時,禁不住就洩了一次,已覺渾身發軟,手上乏力,現聽得鄭
克塽的說話,當即停了下來,徐徐直起身子。鄭克塽一手將她擁入懷中,說道:
「妳好厲害喔,險些讓妳吸出來。」

阿珂偎在他懷中,低聲道:「只要哥哥快樂就行,我雖然什麼也不懂,但阿
珂會盡力的。」

鄭克塽只把眼睛盯在她臉上,只覺阿珂越看越美,便向她道:「珂妹站到我
跟前來,讓我為妳脫去衣服。」

阿珂微感害羞,低聲道:「不,我自己來好了。」

鄭克塽搖了搖頭,道:「我想為妳脫,為老婆脫衣服,也是男人的享受。」

阿珂一聽他叫自己做老婆,心中一甜,莫說讓他脫衣服,便是讓他如何狎玩
自己,她也絕無反悔。當下站到他身前,鄭克塽坐在榻邊,開始為她褪衣。不用
多久,阿珂已給他脫得寸褸不剩,渾身登時光溜溜一片,含羞垂首的站在他面前

鄭克塽瞪大一對淫目,不住打量這個小美人,贊道:「珂妹真美,大的大,
小的小,尤其這個小屄兒,滑膩光白,寸草不生,望住自己的肉棒肏進去,抽出
插入,水兒飛濺,那種光景真是迷死人。」

阿珂聽得耳筋赤紅,羞得撲身抱住他,不讓他再看自己身體,嗔怪道:「壞
哥哥,不要說了,身體都給你了,還這樣笑人家!」

韋小寶在櫃裡只能看見阿珂的背面,饒是如此,已令他如癡如狂,暗裡大贊
起來:「騷貨的前面,老子雖然看過,但沒想到連背後也這麼美,腰細股肥,一
身白肉像發光似的,早知她有這副好身子,今日就把她剝個清光,看個夠本才是
。不過現在還不是給老子全看見麼,這叫做天意,天意如此,瞧來這個騷貨始終
走不掉,注定要做我老婆。」一想到這裡,韋小寶又大樂起來。

阿珂這樣一撲,一對美乳立時壓在鄭克塽的臉上,鄭克塽雙手圍住她纖腰,
多謝也不用說,大口一張,便把一顆淡紅鮮嫩的乳頭含住。阿珂一陣甘美,直舒
服得「嗯」了一聲,奶子給心愛的男人咬住,那種感覺是何等美好。

鄭克塽吸吮一會,阿珂已美得腰擺臀搖,雙手用力箍住他腦袋,只把自己的
乳房往他壓去。鄭克塽吃得過癮,那肯放過她另一隻美乳,忙抽出右手拿住,大
肆把玩,弄得乳房不停變更形狀。

阿珂實在美透了,快感如巨浪排空般湧至,發洩的通道,除了口中嚶嚀的叫
聲外,還有膣內那股嚇人的波瀾,淫水已失控似的奪門而出,水兒沿著光滑修長
的玉腿,漫漫流將下去。忽然,阿珂嬌喘一聲,顫著聲音道:「哥……哥!不…
…不行了,妹子要……要……」身子霍然一僵,幾個強烈的抽搐,又丟出精來。
若不是鄭克塽圍住她腰肢,想必連站也站不來。

鄭克塽似乎還不肯罷口,依然含住美乳吃得習習聲響,待得阿珂略一回氣,
便即懇求道:「哥哥,阿珂沒氣力了,到床上去我再給哥玩好麼?」

鄭克塽一笑,一把將阿珂抱上床榻,讓她仰天臥定,站在榻旁脫去上衣,方
爬上床去。

韋小寶看得慾火大盛,險些便要發射出來,眼見二人上了床榻,知道大戰即
將展開,心中又急又恨,睜大眼睛往床上望去。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mment

Name

Email

Website

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