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h小说  »  朋友都說棒的妻子 [3/5]

朋友都說棒的妻子 [3/5]
(三)刺激的造愛場所

之後連續有幾天我和妻子都在窗台上造愛,我們始終只開著昏暗的小燈,所以後來我認為對面窗子那些男人可能是看不見的,心裡的興奮降低了。我又恢復和以前一樣,專心工作,下班後才再想找一些新的玩藝,和嬌妻一起玩耍。

就這樣過了幾天,我下班時又再經過那空屋,這時突然有個人開門站出來,我嚇了一跳,定睛一看,原來是那個較肥大的紋身男人,他伸手搭住我穿著西裝的肩,說︰「老兄,進來商量一下。」
我想要說甚麼的時候,已經給他拉了進去。另一個壯漢也在裡面。

「你們想…」我剛說出口,那肥大的男人就說︰「你的太太很漂亮,有一對大奶子,還有在被干的時候很淫蕩的樣子……」
我心裡開始撲撲亂跳,知道原來這兩個男人真的在偷看我們造愛,我抗議地說︰「你們偷看……」

另一個男人說︰「別說偷那麼難聽,你把老婆放在窗台,又開著燈,盲人都看得見!」他站起來捏著我的臉淫笑地說︰「你大概也想我們看你老婆吧!」
我心裡的秘密給他挖出來,開始有些羞怒,說︰「是不是和你們無關,你們想怎樣?」

那肥大的男人從衣袋裡拿出幾張照片,遞給我看,原來是我和小慧造愛的照片,小慧全身赤裸,奶子和下體的毛毛地帶都看得一清二楚。
那男人說︰「這些照片寄到A書去登,你想會怎樣。」

我有些害怕,雖然男女造愛很自然,但小慧的裸體給登在A書上給淫猥的男人看,對我這個有些知名度年少有為的大好青年來說,實在有很大的打擊。我立即從口袋裡拿出幾千塊錢,塞到那男人手中說︰「就這樣算數吧。」
那男人把錢收起來,說︰「我們不要想勒索你的錢,只是你的太太實在太漂亮了,隔著窗子看得不清楚,我們想看得清楚一些。」我軟軟坐下,和他們談起話來。

原來那兩人是財務公司的收數佬,不用說當然是黑社會的人物,每天蹲在那空屋裡是想等那業主回來找他還錢。那肥大的叫做肥菜,另一個叫鬼秋,這種不良人物全是靠這種花名行走江湖。他們也不是每天都在那屋裡,神出鬼沒的,所以不是很多人知道那空屋裡原來有兩個男人。

我回到家裡,吃完飯和小慧坐在沙發上,她突然抱著我,坐在我的雙腿上,吻著我的臉說︰「老公,今晚我們要不要清晰国语对白正在播放……」
我故意輕輕推一推她,她很失望地說︰「老公,你近來公司很忙嗎?所以不想……」
我歎氣地說︰「不是,而是我們造愛已經成了慣性,沒有新鮮刺激了。」

小慧嘟著小嘴,然後突然笑著說︰「老公,這幾天都在窗台上,不是很刺激嗎?」
我搖頭說︰「試過幾次就不刺激了。」

我假裝想一想說︰「小慧老婆,我們今晚去隔壁那間空屋去造愛?」
小慧嚶地一聲說︰「不要,那屋子有人怎麼辦?」
我說︰「空屋就是沒人!那對夫婦已經逃走了。」
她還是擔心說︰「那有人來了怎麼辦?」

我說︰「我們進屋後就鎖住門,不怕有人來打擾我們。」
小慧給我打動了,但她堅持要換掉睡衣,穿上短小漂亮的連衣裙的上街裝束才肯和我過去隔壁。

空屋沒上鎖,我們進去,打開燈,小慧四處查看,確保沒人。睡房裡亂七八糟,床都破爛不能用,我們回到廳中,那大理石桌子相當不錯,旁邊有幾個空的啤酒玻璃樽和煙頭,我知道那是肥菜和鬼秋留下的。
小慧確信全屋沒人,便興沖沖反鎖上門,把窗簾拉下,然後抱著我勾著我的脖子,就在廳中親吻起來。我扭住她的手,把她反身按在邊,說︰「小女賊,竟然敢跑來人家屋裡,想偷東西嗎?快點趴在上不要動,我要搜身!」
小慧知道我在玩角色扮演遊戲,於是很有默契地乖乖地用雙手撐在上,任我在她後面把她的連衣裙由下到上脫掉。

我的眼睛朝旁邊的大衣櫃看了一眼,這個佈局是我和那兩個紋身漢一起想出來的。原來那天肥菜和鬼秋要我和小慧在他們面前造愛,給他們看得清楚一點,我有照片給他們把持住,當然我有些變態的心理也催使我同意他們的意見。

結果他們同意躲在廳中大衣櫃裡,衣櫃有向下的百葉扇,裡面看外面很清楚,外面卻看不到裡面,所以小慧剛才查看全屋也沒發現有兩個大男人仍在屋裡。
我的心又再砰砰地跳動著,雖然小慧美麗的胴體我已經看過好幾次,但這次不同,因為一共有六對眼睛一起在看她。


我把她的乳罩後面的扣子解開,然後把乳罩脫了下來,十隻手指就在她那對驕人的奶子上揉搓著。我心想,衣櫃裡面那兩個男人也看得很爽吧。
「啊……你……你這個卑鄙警察……搜身怎麼可以摸……摸我奶奶……」小慧故意撒嬌說。

我這時也有點氣喘說︰「小姐,我要看看你奶罩裡面有沒有偷來的東西,我還要看看你內褲裡有沒有東西。」
然後我故意慢慢地把她小小的底褲沿著她那滑不留手的大腿脫了下去,我聽到衣櫃裡其中一人沈沈發出「哇」聲,我連忙自己也波多野结衣男人团番号「哇」一聲,以免給小慧發現。
我的雙手已經分頭行事,左手握著她的乳房捏弄著,拇指逗弄她的奶頭,然後右手伸在她的陰阜上撫摸著,手指漸漸摸到她的陰唇,然後再由她溫暖的孔道中間鑽進去。
「啊……」小慧不禁發出呻吟聲。

她很敏感又多汁的,所以小穴的淫水不斷沿著我的中指滲出來。她還想抗議說︰「警官……你已經脫了……我的內褲……還沒搜完……嗎?」
我故意把手指拿出來,說︰「小姐,你可以走了。」
小慧回頭白了我一眼說︰「你好壞……故意逗弄我!」
我說︰「那你哀求我吧。」

小慧臉紅了一陣,說︰「警官,你要不要連我小洞洞也搜一遍……我可能把偷到的東西放在裡面。」
我哈哈大笑說︰「是嗎?那我搜查一下吧。」說完右手陷入她的雙腿之間,食指和中指直往她的小穴弄進去。
「啊……嗯……噢……」小慧呻吟起來,「輕……輕一些……我……很……舒服……慢點……再插深……深些……」

她的話真是自我矛盾,我見她已經很濕了,我便用左手迅速脫下自己的褲子(絕招也,單手脫褲!)她也伸手到後面來摸我的陽具,這時我已是又硬又粗。
我分開她的雙腿,把她壓在上,提起陽具,就往她那小肉洞一頂。一條粗硬的大陽具就插進她的陰道裡去了。
「哎……啊……老公……」小慧快活地浪叫了起來。

我用起功夫來,一下一下的抽插著,先是直頂,每一下都把陽具連根插入,頂了一會兒又把陽具拔到陰道口,只留一個龜頭在和她的小陰唇磨弄。
小慧被磨得把屁股往後直迎。我故意退後,不把肉棒頂回去。小慧癢得屁股直擺,口中浪叫︰「老公……別……別逗我……來嘛……干進來啊……我那小穴很癢……快用力呀……插到底呀……快呀……」
我這時心想,那兩個衣櫃裡的男人聽了小慧的淫語,會不會忍不住呢?

我這時把她轉回正面來,抱起她的雙腿,貼在上,她的雙腿夾住我的屁股,飽滿的雙乳緊貼我的胸部。這樣姿勢把大肉棒狠狠地入她的小穴中。
「啊……啊……」小慧興奮得全身都沒力了,伏在我的身上上下地縱著,弄得我也很吃力。

我把她抱到那大理石桌上,她仰身躺下,我就站著用肉棒抽插她,她「哼哼啊啊」的呻吟不停。我又再想起那衣櫃裡的男人,再看到自己美麗的妻子那種淫蕩的媚態完全暴露給其他男人看,我興奮地忍不住地盡力抽插,這次沒等小慧到達高潮,我就一洩如注,伏在她身上喘氣。

過了一會兒,我拔出已經發軟的陽具,看著乳白的精液從小慧的淫穴裡倒流出來,我故意把她的雙腿大大地張開,使她的小穴向著那衣櫃,我想那兩個男人一定看得流出鼻血來!
小慧仍哼哼喘喘地說︰「老公……我還……還要……」

我突然興起了虐待感,從身邊抓起啤酒樽,把那樽頸往她的佈滿淫汁精液的小穴插了進去。
「啊……老公……你干……幹甚麼……哎……啊……老公……插深點……」小慧雖然覺得被我淩辱,但欲拒還迎,雙手抓著我的肩膊,雙腿分開任由我用啤酒樽頸抽插她的小穴,那種羞辱感和新鮮感使她全身都沸騰起來,小嘴巴張著,「呵呵……呵……」地喘著氣。

「老公……我不行了……快插……干我……」小慧浪得大聲呻吟起來,終於「啊……」長歎一聲,淫穴裡的淫水像噴出來一般流入啤酒樽裡……
我和小慧穿好衣服,離開那空屋的時候,我聽到衣櫃裡絲絲嗦嗦的聲音,我想那兩個男人應該在大衣櫃裡面打手槍,而且射了好幾次。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mment

Name

Email

Website

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